版权所有 贵州纳雍源生牧业股份有限公司      网站建设: 

赴约凤凰千年的等候

分类:
源生党建
作者:
源生牧业 李玉玲
来源:
本站
2018/08/25 15:58
浏览量

要到凤凰旅游,我的心雀跃了,凤凰,一个神奇而美丽的词汇,因为凤凰涅盘,因为《凤求凰》,因为凤凰非晨露不饮,非嫩竹不食,非千年梧桐不栖……太多的因为,凤凰一直让我神往。

作为一个地名,沈从文《边城》描述:两岸泊舟无数,宿醉未醒的船夫从晨曦中的吊脚楼边匆匆跳到船头,妖冶泼辣的女子在楼头挽留相好的船夫,被山匪抢了媳妇的小裁缝垂着泪锁纽扣……这就是凤凰给人的朦胧印象——神奇、厚重、古色古香。

绵绵细雨中,我们的凤凰之旅开始了,一路上,听导游介绍凤凰的未解之谜赶尸、蛊术、落花洞女,电影、文学作品里出现的神秘、惊虫、悲痛情节在心里浮现,姜糖、血粑鸭赚足了口水,“艳遇”惊起了丝丝涟漪,千年的等候,我来了,带着无尽的神往。

醒醒睡睡中,一路捕捉车窗外的神奇,我们终于到了凤凰,下了车,迫不及待地行走在红砂岩条石铺成的沱江岸上,清清浅浅的沱江、铺满河底油绿的水草、细长的扁舟、河边捶衣的女人、倒映沱江年代久远的老木屋、卖银饰和蜡染的苗人店铺、卖花环的苗装老人、仿古的客栈……陌生而又熟悉,遥远却也真实,这就是沈从文的文字里和黄永玉的画里描述的景色,我们穿越了,真不知到了哪个朝代。

血粑鸭、野蘑菇、野菜、腊肉,苗家阿妹的祝酒歌,声声响的苗族大鼓,佳肴美酒,佳人美景,酒足饭饱,可我的心里还期待,期待着古镇迷人的夜。红灯绿柳摇曳在波光粼粼的江水里,生猛性感的女孩把夜游的阿哥拽往琴音古韵的歌厅酒吧。开始一路扛着长枪短炮的同事们渐行渐少,不觉中就没有一个熟悉的人了,虽有怕怕的感觉,毕竟除了沈从文、陈宝箴、陈寅恪、熊希龄、黄永玉这些文人,这里的土匪也是出了名的,曾经见证着苗汉之间、官匪之间斗争的古长城还在脚下延伸着,但也难得在这陌生而又担惊中享受孤独,在这绵绵细雨的夜里,期待着碰到匪,期待着遇见僵尸,期待着遇上丁香一样的姑娘……

心随路走,来到了虹桥。只见光亮的虹桥背后,是深不可见的黑暗,仿佛这是通往魔域或仙界的一扇门,到这里的人都回头一笑,定格一生后再迈步往里走。其实虹桥也是桥,虹桥上两侧是卖饰品卖衣服的商铺,还有的饰品售卖者在用泛着蓝焰的焊枪在加工饰品。过了虹桥,还是亮着灯笼的商铺,还是红砂岩条石铺成的古道,沿着一条灯光昏暗的小巷走到江边,虹桥让我震撼了,万名塔顶的灯犹如天灯高挂夜空,静静照着虹桥。虹桥披着金黄的光辉,倒映在沱江里,三个半月形桥孔泛着金黄的光,加上水里的倒影,如月环。整个虹桥加上周围灯光明亮的建筑,如水上雄伟的宫殿。

回到古长城下的红砂岩条石铺成的古道上,也许是因为雨大起来的原因吧,一路除了客栈酒吧歌厅的幌子在雨中随风摇曳,很少看见行人,我加快了脚步,希望在这古色古香的道路上寻到五颜六色的贝壳。

由于雨越下越大,我只好赶回了驻地,带着些许的遗憾,因为没有碰到匪,没有遇见僵尸,更没有逢着丁香一样的姑娘。不过雨夜梦回,凤凰等候了千年,才等到了我,我又何必强求这一路有收获?人生就是一场旅行,随心而来,随性而去就罢了。

上一篇:

源生党建

THE PARTY

联系源生

CONTACT US

联系电话:0857-3526999
地   址:雍县雍经济技术开发               区D区